刀剑不怨

尔入我梦来,愿一切安好

饮料和夏天

夏天,太热了...
旧文有修改

T市夏季的第一场阵雨在空中积蓄了几个小时,铅色的云层终于传来一阵低沉的吼吼,大雨随这声发令坠落而下。午休在操场上进行体育运动的学生纷纷往教学楼涌去,豆大的雨用力打在地面,不一会整片操场的颜色更是加深。

尽远被雷声打消困意,他正趴在桌上小作休息,以免下午的第一堂课犯困。身旁的窗户还未关上,雨水打在窗边,同时打在他在窗边的手肘,水滴粘在上面带来份清凉。尽远迷糊地睁开眼,四周展望一番,教室里的人并不少,和他一样趴下休息的人也不少——毕竟快要高考,充分利用时间休息大伙也是明白。

“我刚准备叫你呢。”尽远皱眉,眸里仍有还未睡醒的朦胧,转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男生,和他不...

5 40

The Mask

高考完回来填坑

黑道大佬和知名杀手之间的故事

有赛赛女装,请注意避雷

番外《人间》:http://aruser.lofter.com/post/1f06925f_10fad6b4

0.

“敢问怎么称呼你?”

“称呼有那么重要?”

1.

六月下旬的天气变得格外善变,白日晴天夜晚下雨的情况并不稀奇,这几日台风登陆,这种情况下的城市早已被大雨淋湿,水几乎是要渗透到钢筋中。维鲁特在秘书的指引下走进会场,今夜有一场秘密会议将在【Eden】内进行,参加者不只有一家股东。

雨水加快洗刷城市的速度,一把把撑起的黑伞上面顷刻便落满水珠,这全是这场倾盆大雨的杰作。维鲁特在秘书的护送下稳步踏入【Eden...

2 57

《澄蓝色天穹》(上)

谢谢影寻!给影寻打电话啊!意境渲染得太美了,期待后文~

灯盏万千:

赠给 @云杉 刀剑儿的点文,有涉及特别曲及小说章节《月儿谣》相关内容


太久不见了。时隔很长时间没有写过,不知道现在写出来会是个什么模样,也当是先发出来试下水了?如果你读了以后想打我,那我就躲(划掉


只是能读完的人大约都是天使了



-你知道终会有明日将你我相连。



*



那年维鲁特坐在港湾海畔的独屋里,幼年的身板在偌大的书桌前显得渺小。而这房间除了他便再无旁人,窗外呜呜作响的透明晚风与...

1 39

sot尤瑞,杀手paro,内容是二人对彼此感情的懵懂和试探,具体表现为
打太极形式——您咧,您请,您先说×

-

悬停

那夜的空气异常潮湿,大概是下了一天雨的原因,水雾弥漫在城,街上哥特式的路灯升起匀匀灯火,照亮一片无处可去的虫子,不断追逐着火光,悬停于其身旁。尤诺刚下晚点的飞机,打了个的士来到距离基地不远处的一处公园落脚,手上那把黑伞还未干透,水珠顺着收起的伞骨流下,自然伞骨上是有一层面的。他捋了捋自己的刘海,金色的卷发梢被他的指尖带起一点,好似又翘了些,这个时候公园显然不会有人在逗留,空荡荡的喷泉广场途剩风吹叶落之音,他则迈着几丝类似华尔兹的步伐,耳听泉水叮咚,一步步穿越公园...

18

sot维赛,黑道paro,私设赛赛长发,有女装。

我尝试着写了下与以往不同的他们,没有似火的炽热,也没有如刃的争锋,像是水,百川入海一般自然。赛科尔因为职业原因,对他人的感情(像是爱)在他身上微弱得渺茫,所以当他第一次面对自己的感情时,多少都会有着纠结与难言之隐。维鲁特看出来了,他理解,因而不点破,自己只是顺水推舟,适当时候旁敲侧击一下,让赛科尔意识到这种感情的真实,使他不再深陷于“潜意识”的泥浆中。

p.因为图片不清的原因还是用文字发送吧orz

-

人间

有种缘分叫孽缘,赛科尔以前从不会信这种说法。最初谈到这个名词时,尽远正煮着一杯红茶,不愠不火地给赛科尔抛出这个概念,他坐在客厅的...

14 53

  sot埃格,原著末日paro

这篇文是我去年写的,相隔一年了我还是很喜欢它。双星就是要帅啊~

-

Alive
   
    【——Of living people,everything is uncertain.】
   
      “这是第二十三天,昨晚下了很久的小雨,现在已经停了,Over......”格洛莉娅揭开幕布,布料呈黑的防雨布恰好能完全罩住女孩五英尺五英寸左右的身长,破损的房屋头顶被砸出一个窟窿,正漏出乌云密布的天空,怎么...

2 41

sot舜远,是我目前产过的所有舜远文里最喜欢的一篇。

一个关于感情和回忆交织的故事,全篇发糖。

[我有一个深藏已久的秘密,你要不要听?]

9 46
 

© 刀剑不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