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诗傅

鄙人不才,只会削剑,好天南地北的戏,演勾心斗角的计。

渡一场灵魂负雨

/舜远
好久没写原著向的他们,怀念。

每到初春,楻国总会迎来不停歇的雨。顺着枝蔓而落的雨水一点点落在泥泞小路上,掠过幻光花的花蕊,滋润万物。空气中弥漫多余的潮湿,渗透出水气,织起朦胧。
尽远站在学生会门口,理了理被雨水弄湿的头发,随后望向远处一片雨幕,看得出神。雨到来后整片地都被连续不断的雾气环绕,耳闻淅淅沥沥的声音,慢慢也习惯了自然的轻吟,单调却不乏味的节拍有序间奏起,打在叶面的调子与打在房檐的调子也是截然不同。
“结束了——”学生会的临时会议结束,大门敞开后便有人依次走出下楼,尽远站在死角暗处,默不作声地继续听雨声,全然没有在意会议的进度。
“尽远哥?”尽远回神,见界海站在身侧,叫道自己,“尽远...

+

纪一场屈辱的过往

八十七年前的今日,她正浑身冻得不可开交,说不清是被外界的阴风骚扰至此,还是身心俱受折磨后得了病,总之她提不起太多的力气,去反抗,去为自己找一个神医医治,她踉踉跄跄地走在满目疮痍的大地上,远望还未破晓的天。她咬起牙,想要再往前走一步,豁然间,一声子弹擦过她的额发,然后焦土化为无名尸首,她站在尸体垒成的平原上,麻木地回过头——她的病似乎有了些缓和,至少这病不让她感受自内向外的冷。她身后的城门轰然敞开,额上被子弹划伤的伤口流下斑斑血迹,落在她的脚边,从她身边经过的难民见到此幕,一同流下了嚎啕大哭的泪水。大批乌鸦涌入其中,用虎视眈眈的目光,注视着她的病体,注视着她身边来去匆匆的难民,注视着难民远去的南...

+

离经叛道⑵

舜远

十年前,这片地域有着年轻人无法想象的物质和精神,极度自私的行为和包括性命的交易在这里屡试不爽。舜将自己的跟踪器扔到了垃圾篓中,凭借自己少年的身躯混入了来往的人群中。

外来的人身份不同,有脸上透露出的表情各不相同,幸运值在这里少得可怜。阴沉的天像要狠狠包裹住浓郁的黑烟,黄沙卷起后枯草有气无力地为其送别,做样子摆弄了一会,很快它又被人踩在了脚下。舜和面前行走的白人保持一个不远的距离,对方强壮的身躯足以让他藏身在其影子下。

“有人说要钱。”人群里忽然响起枪声,硝烟的味道弥漫在空中还未散去,鲜血味道却已蓄势待发——亡命徒们开始躁动了。他们纷纷拔出自己的武器,朝周围的弱者攻击,不顾一切的狠劲...

+

离经叛道⑴

舜远,黑道背景 ,有原创剧情和人物

脑洞是去年产生,因为一些原因停止了后续,如今放出,纪念他们爱憎分明的年少相遇


忍受不如歇斯底里,安分不如大逆不道



[Thnock]失踪五天后。


这个结果出乎上层管理人的意料,对方没有给他任何一丝喘息的余力,所有想要探知的信息都被截到半路上。他将笔记本合上,屏幕上显示的数据在归零后自动进行删除,五天的时间里所有的一切努力都成为无用功。


“很意外吗?”舜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始终没有朝里面迈出一步,他的架势像是在隔岸观火,语气里有让人说不出的不满。


“我说过,当年你就不该带他回来。”今晚的夜空看不到任何一点星...

+

不问归期

一次舜远之间的小矛盾,不像原著那样叫人揪心,只是一方面的担忧和一方面的不服输,之后互相反思,再重归于好。可以看作一个小日常。

当初只是想写他们的黑道生活,结果迈入了老年人回忆杀

听说归一马上100w~


有人喜欢喝酒,因为酒能消愁,越是心中有苦楚、有伤痛的人,越是能喝醉。


弥幽是第一次进酒吧,她在一个小时前从家中偷偷跑出来,等到管家回房休息后,独自一人打开保险栓,推开大门,并从外面将大门反锁——她相信室内房门的隔音效果,管家一时半会不会发现她。云轩在公寓楼下等她,弥幽赶到现场时,他正拉起楼下保安的手心,研究着手相,嘴里念念有词,当真像个神棍。她面不改色地盯...

+

De l'aube下

上篇

黑道paro

少当家维X杀手赛

有赛赛长发,注意避雷

有舜远,尤诺友情出场

原创剧情,ooc注意

De l'aube:法语,意为破晓

前文:The Mask

番外:人间


8.


夜晚的别墅并没有像死一样寂静,而是处处别有风声。一楼的休息室中仍有几名贵客待着,他们向人要了一副扑克牌,便围坐在一块无所事事地打起扑克,按照南区黑道上的大部分家族的风格,葬礼是不需要耗费太多时间的,今天早上所有宾客向约克老族长告别,神父行祷告和礼仪后,就可以安排下葬了,第二天律师进行遗嘱的讲述以及约克家族与各位来宾在日后往来上的安排。最后,葬礼就算结束了。...


+

De l'aube 上

黑道paro

少当家维X杀手赛

有赛赛长发,女装,注意避雷

有舜远,尤诺友情出场

原创剧情,ooc预警

De l'aube:法语,意为破晓

破晓的含义有两层,一是事件结束,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味道;另一层,是指维赛二人的感情有了结果,熬出了头

前文:The Mask

番外:人间


0.


他走进了大海深渊。


1.


每年春末夏初,克洛诺家族都会邀请近亲家族或是生意上常有往来的人前往克洛诺家在郊区的私人别墅中参加一场聚会。这算是老一辈人留下的规矩,而且与几百年以来这片地方形成的贵族风气脱不了干系;按照往年的规律,家里人唠长唠短先是...

+

饮料和夏天

夏天,太热了...
旧文有修改

T市夏季的第一场阵雨在空中积蓄了几个小时,铅色的云层终于传来一阵低沉的吼吼,大雨随这声发令坠落而下。午休在操场上进行体育运动的学生纷纷往教学楼涌去,豆大的雨用力打在地面,不一会整片操场的颜色更是加深。

尽远被雷声打消困意,他正趴在桌上小作休息,以免下午的第一堂课犯困。身旁的窗户还未关上,雨水打在窗边,同时打在他在窗边的手肘,水滴粘在上面带来份清凉。尽远迷糊地睁开眼,四周展望一番,教室里的人并不少,和他一样趴下休息的人也不少——毕竟快要高考,充分利用时间休息大伙也是明白。

“我刚准备叫你呢。”尽远皱眉,眸里仍有还未睡醒的朦胧,转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男生,和他不...

+

The Mask

高考完回来填坑

黑道大佬和知名杀手之间的故事

有赛赛女装,请注意避雷

番外《人间》:http://aruser.lofter.com/post/1f06925f_10fad6b4

0.

“敢问怎么称呼你?”

“称呼有那么重要?”

1.

六月下旬的天气变得格外善变,白日晴天夜晚下雨的情况并不稀奇,这几日台风登陆,这种情况下的城市早已被大雨淋湿,水几乎是要渗透到钢筋中。维鲁特在秘书的指引下走进会场,今夜有一场秘密会议将在【Eden】内进行,参加者不只有一家股东。

雨水加快洗刷城市的速度,一把把撑起的黑伞上面顷刻便落满水珠,这全是这场倾盆大雨的杰作。维鲁特在秘书的护送下稳步踏入【Eden...

+

《澄蓝色天穹》(上)

谢谢影寻!给影寻打电话啊!意境渲染得太美了,期待后文~

灯盏万千:

赠给 @云杉 刀剑儿的点文,有涉及特别曲及小说章节《月儿谣》相关内容


太久不见了。时隔很长时间没有写过,不知道现在写出来会是个什么模样,也当是先发出来试下水了?如果你读了以后想打我,那我就躲(划掉


只是能读完的人大约都是天使了



-你知道终会有明日将你我相连。



*



那年维鲁特坐在港湾海畔的独屋里,幼年的身板在偌大的书桌前显得渺小。而这房间除了他便再无旁人,窗外呜呜作响的透明晚风与...

+

© 刀诗傅 | Powered by LOFTER